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年级四班博客

好好学习 快乐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诗改写  

2013-12-09 21:18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游园不值》

     昨夜的春雷一下子惊醒了睡梦中的我,半梦半醒之间,只听见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着我的窗户。清晨,雨终于停了,东方出现一片红霞,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。

    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春雨后正是欣赏杏花的好时节啊!对了,朋友家的院子里不是种植了几株杏树吗?一想到这儿,我就再也按捺不住高兴的心情,立刻起床穿上青衫和木屐,沿着青石小路,急急忙忙地往朋友家走去。清晨的露珠打湿了我的衣衫。很快,我来到了朋友家门前。我登上台阶,推了推门,柴门没开。于是,我伸手敲门,可是朋友依然没有开门。难道朋友不在家吗?静静的园子里传来阵阵鸟鸣,悠然的花香也扑鼻而来,一群群 蜜蜂蝴蝶不停地穿梭在园内园外。哎,园内该是怎样地生机盎然呢?看来,我的老朋友是太爱惜园中道上的青苔,怕我的木屐在上面留下脚印,才拒我于园外了。我失望地边走边回头,忽然发现一枝杏花伸出墙来。那火红的杏花应经完全开放,露出了金黄色的花蕊。花瓣上的露水更衬托了它的娇艳!看来朋友自私地紧闭园门,是想把这春色关在园内独自欣赏。但满园的“春色”怎能关得住,她把红杏送出墙来是想告诉我们每个人,美丽的春天已经到来了。

    回到家,我一时兴起,提笔写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应怜屐齿印苍苔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扣柴扉久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春色满园关不住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绍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李芳菲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泊船瓜洲》

     在黑沉沉的夜晚,王安石倚着船篷,望着明月,脸上全是思念的神情。他想:家乡啊家乡,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呀!我离开你已有多日,可奉皇上之命不能回去。要知道,这里到江南只有几山之隔,久违的家乡,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你的怀抱呀!想着想着,王安石在月光下吟了一首这样的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京口瓜洲一水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钟山只隔数重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春风又绿江南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月何时照我还?
    此刻的王安石已经幻想到:江南那里,绿草满地,花儿盛开,一阵和煦的春风吹来,江南此刻已经满眼新绿。思念家乡的强烈念头又一次涌上心头。他又想:明月,你什么时候才能照着我回到思念已久的的家乡呀?明月,你把我带回久违的家乡吧!哎,家乡呀------(崔彤菲)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》:

    又一个秋夜要结束了,黎明即将到来。诗人轻轻推开篱门,来到屋外乘凉。被罢官到山阴乡下的诗人,此时心中无限凄凉:三万里长的黄河浩浩荡荡向东流进大海。有五千仞高的华山直入云天,祖国的大好河山说也说不尽,讲也讲不完。可现在,这一切都在遭受着金人无情地践踏。沦陷在金人占领区的宋朝百姓们,日日夜夜伤心地哭泣,如今,泪早已流干了。他们盼望着宋朝军队北伐,多少人,翘首盼望了许久,却不见宋军身影,只好,失望地度过了一年又一年。诗人悲伤的想:难道宋朝天子真的愿意看到中原地区沦陷于金人之手?中原的人民怎能永远被金人奴役!祖国的大好河山怎能落入敌人手中!苍天啊!请告诉我,宋军何时才能北伐过来,给中原人民带来希望!诗人情不自禁地吟出一首诗: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(曲沂蕾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      现在,正值杨柳如烟,繁花似锦的三月。然而,正是在美好的岁月里,我的老朋友孟浩然要离开我了。他将告别武昌的黄鹤楼,顺流东下乘船去扬州。

老朋友站在船上,一抱拳说:“贤弟呀,我走了,保重!”说罢,划船而去,却不时地回头。我站在江边,心中被惆怅塞得满满的,我拼命地挥着手,喊道:“浩然兄,走好!”

     我站在岸边,就这样看着好友乘的船越来越远,渐渐模糊不清,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我望着那个越来越小的黑点,呆呆地在岸边站了好久好久……

突然,我清醒过来。急急地向天边望去,可是,哪还有朋友的踪影呢?只看见,浩浩荡荡川流不息的长江水依旧向碧蓝的天边流去,我叹了口气,忽觉身心俱疲,吟道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唉……”(曲沂蕾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题西林壁》
          有一天,苏轼骑着驴到美丽的庐山游玩。他边骑驴边欣赏迷人的庐山风景,不知不觉拐了一个弯。
         苏轼猛一抬头,看见庐山就像一道长长的山岭。他觉得奇怪,就又骑驴绕到山的另一侧,发现庐山又变成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。苏轼来了兴趣,便从不同角度来看庐山,发现庐山的姿态各不相同。
      他边走边想:为什么我从不同角度去看庐山,它的姿态却各不相同呢?带着这个疑问,苏轼走出了庐山。他又回头向庐山望去,望见的庐山既不是山岭,也不是山峰。
      他忽然明白了·:之所以自己不知道庐山的真正面目,是因为自己正处在庐山之中啊!
      于是,苏轼立即拿出笔来,在山中西林寺的墙壁上题写了一首诗:
       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       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       因为这首诗题写在西林寺的墙壁上,所以人们把这首诗叫作:题西林壁。(王皓月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》

  秋天的一个深夜,凉风习习,宋代大诗人陆游,身穿睡袍,轻轻推开了黄河边小屋的门,阵阵凉风吹来,有一丝寒意。陆游怀着悲壮的心情看着眼前三万里长的黄河水,向东滔滔流去,流进一望无际的大海,远处雄伟的高山插入深蓝的天空,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让他更加伤心。

 想到被金国强行占领的土地,诗人脑海中闪现出一幕幕情景,金兵的战马飞奔而过,扬起了一米多高的尘土,尘土里浸满了无数宋朝老百姓伤心的眼泪,他们是多么希望宋朝军队来收复宋朝的大好河山,他们盼望了一年又一年,却越来越失望。诗人满腹忧伤地写下了这首诗: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

当晚的月亮悬空高挂,晶莹闪亮,可是怎么也照亮不了诗人悲伤的心情。(张程远)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 在一个春暖花开、万物复苏的时节,李白和他的老朋友孟浩然两人走到江边,李白用沉重的话语跟孟浩然告别,说完,孟浩然慢慢地走到了小船上,船缓缓地向扬州方向移去。

孟浩然边慢慢地划着船桨边回头看向岸边,李白的神情好像在说:“老朋友,你去了广陵,一定不要忘了我呀!我也会记着你的,我希望你快点回来,咱们好再一次聚在一起。”孟浩然仿佛听见了李白的话:“朋友,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忘记你的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这时李白只看见了孟浩然的小船在浩浩荡荡的长江上行驶,似乎整个长江只有一条小船在向扬州驶去,这只小船越来越远,最后在碧蓝而宽阔的天边消失了。

  现在李白只看见长江浩浩荡荡地向东流去。尽管那天的阳光多么明媚,可是李白的心情却是那么忧伤,衬托了他告别朋友那种空荡的心情。(张程远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        早春三月,繁花似锦,在如此美好的时间里本应与好友共同饮酒作诗,但今天我却没有那门儿心思,因为好友孟浩然要与我分别,去广陵那边。
        于是我特意在黄鹤楼里摆设酒席,准备与老朋友喝酒告别。李白在黄鹤楼里耐心地等待着,突然门“吱”一声开了,孟浩然进来了。李白连忙站起来:“孟兄,快快有请,快快有请,他们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孟浩然上船的时候了。
       他们急忙来到江边,江面波涛汹涌,江边停泊着几只小船。孟浩然对李白说:“李兄,我们就此拜别,咱们后会有期!"说完,大踏步走上船。船慢慢地开动了,渐渐消失在碧蓝的天边,李白目送着好朋友渐渐远去,看着滚滚长江向天边奔去,心里有些伤感,心想:好朋友,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?
        李白回到家中提笔写下了这首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故人西辞黄鹤楼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烟花三月下扬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孤帆远影碧空尽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唯见长江天际流            (信铭岳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题西林壁》改写  
    在一个阳光明媚,云淡风轻的早晨,伟大的诗人苏轼,来到了庐山,哇,草翠花开,莺歌燕舞,真是一个游山玩水的好去处!苏轼向正面看了看庐山,好长啊!就像长长的山岭一样,苏轼又向侧面看了看庐山,好高啊!就像高高的山峰,他又从远处、近处、高处、低处去看庐山,果不其然,从这四个地方看庐山,都不是同一个样子。咦,为什么苏轼不知道庐山的真正面目呢?哦,原来是因为苏轼本人就在庐山之中呀。苏轼突然明白了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的含义,也许有时候,你站在最中间,可是反而看不清事情的真像,要从多个角度看,不要光盯着一个角度使劲看,这样反而会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。(张耘轩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   我正在睡觉,忽然小雨击窗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。我忽然想到,今天我的好朋友元二要奉皇上之命出使到安西去。于是我便立刻起身,匆匆换上了一件便衣,关上了门窗,从家里出来,来到了附近的一家旅店。刚到旅店门前,那几棵翠绿的柳树就吸引住了我:它们那些柳叶,都被雨水冲洗得更加苍翠欲滴,一点灰尘也没有。于是,为了方便观赏柳树,我便找了一个较靠近柳树的地方坐下了。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等候,我突然发现朋友元二骑着一头小驴正朝旅店这里走来。于是,我赶忙上前去迎接朋友,并带着他来到旅店。我们一坐下,我就向店里的小二要了一些酒菜。然后,我们一人倒了一杯酒,聊起天来。聊着聊着,眼看天已近黄昏,朋友不得不起身告辞。但我尽力挽留住了朋友,让他喝完最后的送别酒,并说:“朋友,再喝完这酒吧,等你西行出了阳关后,就再也没有老朋友陪你谈心了。你别看这只是一杯酒,它还是咱们之间的友情。饮下去,就是把老朋友记在了心里。”于是,朋友当着我的面饮尽了这杯酒,并感叹:”唉,这虽是好酒,但饮下去可都是苦的。“说完,便骑上驴,出发了。我们都互相依依不舍的道别,直到看不见对方为止。等到真正看不见老朋友后,我才付了酒钱,带着一点惆怅、不舍的心情回家了。(李雨桐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<<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>>
       烟花三月的一个早晨,李白和他的好友孟浩然在黄鹤楼道别。原来是好友孟浩然要去广陵探亲。
       两位大诗人坐在江边的小亭子里饮酒。江边的景色美丽无比:竹阴小道上,鸟儿在树枝上唱着悦耳动听的歌曲,大树梳理着美丽的绿发......但李白和孟浩然觉得这一切并不美丽,到处都充满了忧伤。
      过了一会,孟浩然起身告辞。李白亲自将孟浩然送到了江边的小船上。船渐渐地越飘越远直到小船消失在碧蓝的天边。李白不由的说:“好朋友,我们何时何月才能再见一面呢?”
      这时,这首千年古诗便在李白的脑海里出现了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故 人 西 辞 黄 鹤 楼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烟 花 三 月 下 扬 州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孤 帆 远 影 碧 空 尽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唯 见 长 江 天 际 流。(安小珂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送别元二
       这天清晨,渭城下起了蒙蒙细雨,雨丝像牛毛,像花针,密密的斜织着,湿润着路上的尘埃。不一会儿,雨过天晴,空气显得更加清新。旅店前一排排翠绿的杨柳,也更加新鲜娇嫩。王维在他的书房里看书,一切都那么的平静。突然,一只信鸽飞了进来,王维急忙取出书信,展开看。信中说:元二要奉皇上之命出使安西,即将启程。王维想:“以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和元二在一起高谈阔论了。”心中不由得一阵伤感。可是,王维知道皇命难违,为了在元二走之前再见一面,他特地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为老朋友送行。王维快马加鞭,终于追上了西行的元二。当元二看到王维时禁不住喜出望外,王维取出备好的酒菜,在路边的凉亭里给元二践行,诉说离别之情。此时,两人即有想见识的惊喜,又有离别的悲伤。王维举起酒杯说:“元二,再喝一杯吧,再往西走,出了阳关,就再也遇不到相知的朋友了。”元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感叹到:“再美的琼浆玉液,此时喝进嘴了都是苦涩的啊。”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,元二看了看西斜的太阳,与王维挥泪告别。王维看着渐渐远去的元二,不禁伤痛的吟到: 渭城朝雨浥轻尘, 客舍青青柳色新; 劝君更尽一杯酒, 西出阳关无故人。(张书润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 渭城的早晨,刚刚下过一点小雨,尘土被雨水沾湿不再飞起,旅店被雨水淋过后变得更加干净,路边的杨柳也变得更加苍翠欲滴。
        这时,王维正在他的书房里吟诗作画。突然,一个信使敲了敲门,王维说道:“请进”,信使进来后,把元二写的一封信交给了王维,信中写道:王兄,元兄明天早上要西行去西安,告辞了。看完信后,王维立刻叫住了信使,又急忙写了一封回信,让信使交给元二,王维是这样写的:元兄,不着急,明天早上到附近的客栈去,我陪你吃一顿早餐。
       第二天早上,王维早早的就来到了那个客栈,并点了几道菜和酒。过了不久,元二来了。王维对他说:“元兄,过一会儿你就要上路了,请再饮完这杯美酒吧,等你西行出了阳关以后就不容易再见到老朋友了!”“朋友之间何必这么认真?来,干杯!”元二回答道。
       这时,小二找到元二,对他说:“先生,您的车到了。”等元二上了车以后,王维立即泪流满面的说道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西出阳关无故人。(吴雨伦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  游山西村》改写
        秋高气爽的秋天里,我骑着毛驴来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。那地方如同仙境,我边走边看,不知不觉迷了路,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我发现前方有一大片柳树,就向柳树走去,走过柳荫深深的柳树林,看到有个小村庄。
        一个老人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着我说:“你是读书人吧!你叫什么。”我连忙说我叫陆游。老人问:"你是来干什么的?“”我因喜欢看景色而迷路了,所以才来到这里。’‘我回答道。”既然来了就别走了,明天再走吧!“老人挽留道。
       那个老人把我带到他家,他的家人都忙起来。杀猪、杀羊、炒好菜,还拿来了好酒,我和老人一边喝一边说话。老人还告诉我,我们最喜欢吃肉,庄稼长得也很好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,我向老人告别后,发现我以爱上了这个小村庄。回家后,我马上写了一首诗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莫笑农家腊酒浑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丰年留客足鸡豚 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重水复疑无路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柳暗花明又一村。(高子瀚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清晨,我打开旅店的门窗,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,空气清新多了,一定是这干净的小雨把地面上的尘埃都沖走了。
       走出旅店,我望着一旁的一棵棵小柳树,经过雨水的冲洗,它的外衣更加苍翠欲滴了。
       我走到老朋友的房间里,邀他一起酒,老朋友喝了几杯之后便要出走去阳关了,我想留下这位老朋友,便又倒了一杯美酒,拿到老朋友面前,说道:“老朋啊,你我今日两两相别,不知何时才能相聚,请你再饮下这杯美酒吧!”老朋友十分感动,拿起了这杯酒就喝了下去,我和这位老朋友都十分依依不舍,老朋友一但西行出了阳关以后,就再也没有老朋友了,他应该也会十分伤心吧。
      我回到旅店里,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–––老朋友的房间,拿起墨和笔还有纸,写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     写完了,我又再次走出旅店,仰望天空,这雨应该就我此时的心情吧,阴沉沉、黑压压。老朋友,我们还能再相见吗?于是我便回屋休息了。(闫怡萌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<<送元二使安西>>改写  
     清晨,渭城下起了蒙蒙的小雨,湿润了大地,一点尘土也没有了。连旅店旁的柳树也被雨水冲洗得清新翠绿。
      这个时候,王维的好朋友元儿要出使安西。王维赶去送别自己的好朋友元二。王维一路快马加鞭,见到元二,王维上前几步,紧握元二的手说:“我的好兄弟,此去一别,咱们何日再见啊!”元二说:“不管我们相隔多远,我们之间的友谊是不会断的。只是离别,不是永别。兄弟别难过!”王维拿出酒对元二说:“我知道留不住你!那就在你走之前,让我们干了这杯酒吧!”“好,我要和你告别了,再陪你喝一杯酒。”两人一饮而尽。王维举起第二杯酒说:“来我们再喝一杯等你出了渭城,就没有我这样的好友款待你了。”好,为了我们的友谊,我干了这一杯!”元二接过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      这时,门外响起了催促元二上路的声音。王维紧紧拉住元二的手说:“等你出了阳关,就再也没有老朋友陪伴你了。”送走元二,王维回到家里拿出笔写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出阳关无故人。(程子涵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游山西村》
      一天,我正沉闷的在屋里徘徊着,抓耳挠腮,正想不起来要写什么诗才好,突然,我发现今天天气特别好,就决定出去走走。
      我独自走在小道上,被周围的花迷住了。我一边走,一边欣赏美景,抬头一看,一座高耸入云的青山险峻的李在大山之上,我的脚被这座大山吸引住了,一步步走向这陡峭的大山。可是,最后不但没有见到,还迷失了方向,我漫无边际的走着,心情很急躁。忽然,柳荫深深,鲜花簇簇,一个村庄展现在我眼前。
      我来到一位猎户家里,正好他们也很好客,马上把我请进去,还让我从这儿住一晚,我一口答应了。一会儿,鸡肉,腊肉,摆上来了,还把一瓶腊酒摆在我面前,虽然很浑浊,不过喝了以后,觉得这酒相当好喝,只喝了一口,就感到一股清香直入我心田,我不由得赞道:“这酒极为美味,举世无双啊!”
      第二天,我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我的屋子,突然诗兴大发,写下了这首《游山西村》。(孙鹤宸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改写
        阳春三月,繁花似锦,灿烂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武汉,兰花还没有盛开,晨风中已经飘来了丝丝的香气,空气格外清新。
      “老孟,你真的要走啊?”李白说道,孟浩然说:“我等你办完事再去扬州,葡萄都晒成葡萄干了。”李白笑道:“哈哈,晒成了葡萄干,也好下酒啊!”孟浩然上了船,对李白说:“我在扬州等你。”李白回应:“好,等我办完事马上来找你。”船慢慢开始划动,孟浩然又说道:“你办完事别忘了来扬州找我啊!”李白说道:“放心,我不会忘的。等我到了扬州,我们痛快的喝上几杯。”孟浩然说:“好。”船越行越远,孟浩然似乎要说什么,却已经听不见了,李白无法把孟浩然送到扬州去,所以他只能目送了。孟浩然的小船已经不见踪影了,可李白还愣愣的站在那,一声鸟鸣,他才回过神。(李卓洋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 在渭城的早晨,下着濛濛的细雨,被润湿的尘土已不再飞扬,客舍旁边的柳树新生的枝叶更加的青翠。此时,元二正在告别多年的老朋友王维,王维对元二说:“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,临行前先饮完这一杯香甜的美酒吧!等你除了阳关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。”元二一饮而尽。然后,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了......元二虽然走了,但是王维注视着元二离别的方向,最后王维写出了这首诗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西出阳关无故人。(胡紫菡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      李白和孟浩然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,有一天,孟浩然要离开武昌黄鹤楼,去广陵扬州。
      他和朋友李白约好明日在黄鹤楼相聚。第二天,李白和孟浩然在黄鹤楼见面了,好朋友李白为他的离别而伤心不已,老孟对李白千叮咛,万嘱咐,“老友,我就要走了,在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日子里,你要照顾好自己,写书信常联系,不要难过,分别意味着还有相聚......”就这样,他们俩依依不舍的一别,也正是烟花三月,孟浩然由黄鹤楼出发了,乘船东行去扬州,他两相互招手告别,孤单的一只小船漂泊在江面,离我越来越远,渐渐的消失在碧蓝的天边,只看见浩浩荡荡的长江水,川流不息向东边流去。可是李白依旧孤单的望着孟浩然消失的地方,低落的心情是他痛不欲生。
     许久,他叹声到,还是老朋友的情意深啊!他便挥笔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杰作;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李白。(马妮娜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     诗人王维今天心情很沉重,因为他的好朋友元二要奉朝廷之命去安西都护府上任。
      早晨,在渭城,自西向东的一排排客舍在雨后显得更加干净清亮了。不见尽头的驿道两旁青青的垂柳在晨风的吹拂下摇摆着曼妙 的身姿。雨下得时间不长,刚刚湿润了路上的尘土就停了。
      王维摆下丰盛的宴席款待他的好朋友元二,他端起满满的一杯酒,依依不舍地说:“这次去安西都护府上任,你不免要经历万里长途的跋涉,一定非常艰辛寂寞,再干了这一杯美酒吧,等你西行出了阳关去安西都护府就要很久都见不到老朋友了。我多么希望你能再多停留一段时间啊!去安西都护府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,到了那里以后,要经常那个给我写信,相信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(王之蕤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        在春光明媚的三月。李白的朋友—-孟浩然将要乘船东行到扬州去。李白来到长江边为孟浩然送行。

        李白说:“孟兄,千言万语也无法代替咱们的感情,我们将要分别,望你一路走好”。

        孟浩然说: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我们还会相聚在一起的”。

        说完,孟浩然便背上了行李,踏上了小船。挥手向李白道别。李白看着小船,直到小船越走越远,渐渐地消失在碧蓝的天边,他久久不肯离去,他看着浩荡的江水向天边流去,不由自主的写下了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这首诗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故人西辞黄鹤楼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孤帆远影碧空尽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唯见长江天际流。 (陈礡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早春三月,由于朝廷在新疆设立安西都护府统管西域各国,王维的好朋友元二奉命去安西都护府传达朝廷的最新旨意。
       这次路途遥远而且任务艰巨,王维一路上都在护送元二,一直到渭城才将分手离别。在渭城休息一晚后,刚刚起床的他们发现客舍外刚刚下了一场小雨。渭城清晨的蒙蒙细雨湿润着地上的尘埃,让空气更加清新,客舍周围的柳叶,在春雨的洗礼下更显得苍翠欲滴。诗人安奈住自己的离别之情,陪伴好友一起欣赏美丽的风景。
       离别时辰越来越近了,王维对好友元二说:“元二兄,我们喝点小酒散散心吧!”元二双手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他们边喝,边天南地北的聊着天。
       不知不觉中,接元二的马车来了。两人就要离别了,不知何时才能相遇。王维举起酒杯对元二说:“兄弟啊,你再喝了这杯美酒吧!等你西行出了阳关就再也没有老朋友了。”元二喝了这杯离别酒后,依依不舍的上了马车,掀开布帘,一直在挥手,直到王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。
        王维回到家中,找来笔纸,写了一首诗:送元二使安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唐)  王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西出阳关无敌人。(李邵婉儿)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渭城的晨雨,湿润了地上的沙土,小燕子在空中唧唧喳喳的叫着,刚刚抽出新芽的柳枝垂入湖水里轻轻飘荡,这么美丽的景色,并没有使王维与元二高兴起来。
  在渭城的一间酒店内,王维与元二这二位要好的朋友将要依依惜别。
  王维说:“你我二人即将分别,这是我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。以前,我们一起生火做饭,一起砍柴,一起写诗作画,以后可能再也不能了!”
  元二说:“老朋友,不要太伤心难过了,以后有机会就又相见了!”
  王维劝元二再喝一杯酒,出了阳关就很难见到我这位好朋友了,元二、王维他们又坐下喝了一杯酒,又看了看周围美丽的景色:鸟儿们在空中自由飞翔,蝴蝶在花丛中飞了飞去,蜜蜂吸着甜甜的花蜜,柳枝被风一会儿吹到湖水给她洗一洗她的辫子。有时又把辫子吹到地上给她晾一晾头发……
        王维把元二送到十里长亭,元二骑着驴要走了,元二对王维说“送君千里终有一别”。请你回去吧!元二走后,王维写下了一首诗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出阳关无故人。    (白金苗)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        暮春三月,长江边的烟雾迷蒙,繁华似锦,年轻的李白正在黄鹤楼上为大诗人孟浩然践行。

        黄鹤楼富林长江,飞燕凌空。李白和孟浩然一会儿仰望蓝天白云,一会儿远眺江上景色,都有意不去触动藏在心底的依依惜别之情。

        终于,李白举起了酒杯说:“孟夫子,您的人品令人敬仰,您的诗篇誉满天下。自从我认识了您,就一直把您当做我的兄长和老师。您即将前往扬州,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了,就请您喝了这杯酒吧。”

        岸边杨柳依依,江上沙鸥点点。友人登上了船。白帆随着江风渐渐远去,消失在蓝天的尽头,李白依然矗立在江边,凝视着远方。。。。。(彬彬)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       渭城的早上下了点蒙蒙细雨,打湿了路上的尘土,使通往客栈的小路更加清新干净。道路两旁的柳树,细雨梳洗着她的长发,散发着翠绿的颜色。
       王维听说老朋友元二要去安西上任,就在渭城的一家客栈为他送行,店小二端上来一壶好酒,王维为元二斟满好酒,举起酒杯说道:“元兄,请喝下这杯美酒,这次我们分离不知何时再相聚?”元二饮下酒,悲伤地说:“你我这好朋友不知何时才能一起饮酒作诗呀------”。元二的书童前来催元二上路:“老爷,船家已到,我们该走了。”王维又一次给元二斟满酒说:“元兄,来干了这杯酒,你往西出了阳关,就见不到我这老朋友了。”元二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元二说:“你我分离,一定到多多书信往来,王兄你不要太悲伤,一定要保重呀!”两人惜惜离别,王维望着元二离去的背影,写下了这首送别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渭城朝雨浥轻尘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客舍青青柳色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劝君更尽一杯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西出阳关无故人。    (刘子申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